咕咚网

狮子王 网盘,狮子王观后感,狮子王主题曲,意大利狮子王

发布时间:2019-11-08 14:06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姜岩是存心想要我死,他的力气越来越大,我被他掐得压根透不过气! 我手上的绳索已经被挣脱了,我用力地抓挠他的脸、胸口,但是伴随着他手上力气的加重,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越来越无力。 我死死地盯着姜岩的双眼,他就像疯子一样红了眼睛,脸上甚至带着不正常的笑容,情绪陷入了不正常的高涨! 救命…… 我无力地开合着嘴唇,感觉耳边传来了嗡鸣声,所有的知觉离我越来越远去…… 就在我快被掐得彻底失去意识的时候,我感觉一股庞大的力量把姜岩从我身上掀了下去! 新鲜的空气猛地窜入了我的喉咙,我猛地吸了两口气,趴着终于咳嗽出声来。 “对女人你也能下手,垃圾!” 江一辰的声音带着愤怒,然后我耳边响起了拳头打在皮肉上的声音,还有姜岩的惨叫和哀求。 我抬起头看向江一辰和姜岩,姜岩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就跟一团沙包被江一辰拎着领子揍。 我转头看向田哥和刘勇,他们两个人躺在地上,已经人事不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田哥和姜岩骗我出去的时候,面包车上坐着刘勇,田哥追着我出来,可是拦住我的人不是刘勇也不是田哥,当时还有其他人! 忽然,我看到外面一道人影从虚掩的门口蹑手蹑脚地靠向了江一辰,心里猛地一紧,尖叫出声:“江一辰!” 江一辰不解地看向我,然而这时候那个人已经并起手刀猛地砍向了他的后颈! “扑通!” 江一辰连一声都没发出来就被这个人敲晕过去,摔倒在姜岩身上。 凭空出现的这个人约莫四十来岁,长得挺和气的,身材有些矮胖,完全看不出来能有刚才的身手。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手刀就把比他高大的江一辰给敲晕了。 我可没忘记,江一辰可是在刚刚一个人放倒了田哥和刘洋还有姜岩的人。 男人转过脸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掩藏不住的杀气,随即他冷冷地看着晕倒的姜岩以及田哥、刘勇,非常不屑地撇了一下嘴角:“没用的东西。” 说完,他弯下腰直接拧断了田哥和刘勇的脖子。 这个人的残忍和冷酷程度,远远地超过了一脸狰狞的田哥,他看着我,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冷血的毒蛇盯上了一样,忍不住瑟瑟发抖。 他会怎么对付我和江一辰? 是像杀死田哥和刘勇一样吗? 我在他满是杀气的凝视中几乎无法动弹,他同样一个手刀砍到了我的脖子上,将我的意识送入了黑暗…… 我是被一种微妙的眩晕感晃醒的。 睁开眼睛以后,我发现我和江一辰被人各自绑了起来。 周围没有人,狭小的铁皮房间有一扇窗户,我能够闻到带着腥味的海水气味从外面扑打进来,而微微晃动说明我们此时置身于海里的船上。 江一辰双手被反绑,靠着墙壁,头垂了下来,但我从他起伏的胸膛可以判定他还活着,并没有步上田哥和刘勇的后尘。 “江一辰?” 我舔了一下龟裂的嘴唇,小声地喊着江一辰的名字,他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我有些着急,现在我们两个人被带到了海上,而且又是落在当着我的面杀死了两个人的手里,怎么看还是死路一条。 只是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现在还留着我们两个人的性命。 “江一辰?!” 我正准备继续喊江一辰,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我立刻闭上了嘴巴,死死地盯着唯一通往外面的门。 “嘎吱——” 铁门打开,之前敲晕我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我在他进来的瞬间闭上了眼睛,假装自己还没苏醒,整个人软软的动也不动。 “嘁……”男人确认我们两个人都没醒来,冲着外面喊,“老张,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出海?这两人在这里待的时间,会引来尾巴的可能性就越高。” “谁让小少爷前妻的姘头是江家的人呢?这么一个大活人不见了,江家肯定掘地三尺也要把他刨出来。”老张顿了顿又说,“所以老板交代下来,让咱们把这两人带海上处理干净,免得引来江家的怀疑,我还在加油。” 小少爷的前妻? 我注意到这句话的时候,心咯噔一跳,因为这么多年,崔有情的身份我知道的清清楚楚。她不过是出道两年就隐退的小明星,早些年她还偶尔复出当当配角,现在早已经没戏拍了。 如果那个老张说的小少爷就是姜岩,那就证明姜岩和他父亲那边已经联系上了,说不定那个站在姜岩背后对我下手的人就是他! 可是我翻来覆去都猜测不出来那个人可能是谁……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那个人的脚步声渐渐地靠近了我,我忍不住紧张起来,呼吸也跟着减缓了不少。 他在我面前停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说:“尹小姐,要是醒了就不用装了,现在我不杀你们。” 我的假装被拆穿,我也不再掩饰,睁开了眼睛看着他。 男人冲我笑了一下,阴测测地说:“要杀你的是外面那一片大海,毕竟你们两个人来历和那两个混子不一样,尤其是这位江总。” 我听了他的话,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 他的意思我听懂了,我和江一辰不会死在他的手里,因为他怕被人追查,可是他要溺死我们! 一想到曾经见过被淹死的人遗体如何,寒意一下窜上了我的背心。 就在这时,忽然外面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然后一个男人的惨叫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老张?!” 男人喊了一声,外面没有声音,这个男人并没有出去,而是将恶狠狠的眼神看向了还昏迷不醒的江一辰。 “靠,如果我活不了,你他妈也别想活!” 男人凶狠地骂了一声,反手拔出了一把匕首朝江一辰走去。 我一看就急了,挣扎着利用女性身体的柔软,将反铐的手从屁股那边一直挪到了脚上。 眼看他的匕首就要刺中江一辰,我奋不顾身地向前猛地扑了出去!快看"HHXS6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姜岩和顾浅浅坐在靠前面的位置,我坐到后面一些,错开了跟他们面对面。 拍卖会到一半的时候,我妈生前最喜欢的那对极品冰种帝王绿古董耳环被拿了上来,开拍了。 拍卖师介绍了耳环的材质和来历后,开始拍卖。 起拍底价是三十万,或许是耳环的样式别致,价格很快被翻了一倍。 我捏了一下装着空白支票的手拿包,举起了手里的牌子。 “八十万。” 我一口价报出来,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按照道理,拿出来做慈善拍卖的东西,一般人不会拍回去。 一旁坐着的富太忍不住问:“姜太太,要是你舍不得这对耳环,可以换一件拍品。” 现在我爸妈的东西全落在了姜岩手里,我除开身上这张空白支票,什么都拿不出来。 我笑了笑,用周围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陈太,这对耳环是我妈妈的心爱之物。这次拍卖拿出来再买回去,也是为了做点好事给我妈妈积福,让这对耳环沾一下大善喜气。” 听到我这么说,本来还想举牌的其他人也没举牌了。 也是,我都这么说还举牌,摆明就是为难我了。 再说耳环底价不过三十万,我翻倍加二十万买回去,也没辜负慈善拍卖的名头。 台上,拍卖师三锤下来,耳环八十万成交。 我把手拿包里面的空白支票拿出来,填写了八十万上去,直接去后面找人办了手续。 支票给了出去,我和于乾这边约定过两天本人亲取耳环,然后离开了别墅。 还没走出大院,姜岩一把用力地拉住了我的胳膊。 他一脸怒容,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尹月,你哪里来的钱拍耳环?你不会为了买耳环出去借水钱吧!” 我看着一脸阴沉的姜岩没说话,挣脱了他的禁锢,反问他:“我有钱没钱你不是很清楚吗?我去借了水钱又怎么样?怕我给你姜岩丢人?” 姜岩脸色一沉,咬牙说:“不管你借了多少钱,只要你离婚,我都会帮你解决麻烦。” “麻烦?”我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了姜岩一遍,冷笑着说,“你就是我的麻烦,人生中唯一的污点!” “你!” 姜岩被我激怒,高高举起手就要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一旁的保安冲上来拦住了他。 我冷眼看着姜岩,看着他扭曲的脸,心里快活极了。 离开别墅以后,我没回酒店,直接回了家。 读初中的时候,我爸为了让我中午休息好,在学校附近的高档小区给我买了一个小套房。 70平米的小房子,姜岩看不上眼,这里反倒成了我唯一可以安心入睡的地方。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我浑身都酸软,干脆泡一个热水澡放松下身体。 刚解乏,手机传来了短信声。美N小说"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我擦了一下眼泪,过去开门,发现站在门口的人竟然是江一辰,他手里捏着电话,一脸着急。 我完全没想到江一辰会出现在我家门口,有些傻眼,愣愣地问:“江总,你怎么会来了?” 江一辰劈头盖脸冲我吼:“你手机怎么不接电话?而且还跟我玩关机!我还以为你做什么傻事呢!” 来自于一个陌生人的关心,让我心底有些暖意,我苦笑着说:“江总,我没备注你的电话,所以没接陌生号码……另外你放心,我不会为了姜岩那种人去死的,不值得。” “不寻死就对了,那种垃圾不配。”江一辰皱着眉,从怀里摸出一张干净的手帕递给我,“擦擦脸,你现在看起来真狼狈。” “谢谢……” 我接过手帕,一边擦脸上的眼泪,一边把江一辰让进了屋里,然后去厨房给他倒了一杯水。 江一辰来的风风火火,额头上渗出了薄汗,他一口喝干了水,放下杯子拿起一旁的手机给我。 “开机,把我的电话存起来,下次你要再不接我的电话试试看。” 我打开手机正准备存江一辰的电话号码,却看到屏幕上闪烁着一条未读短信,是那个人几分钟前发过来的。 “晚上7点,天悦1908。” 看着短信,我愣了一下,一旁的江一辰站了起来,凑过来看我手机。 “怎么了?有什么麻烦吗?” 我怕被江一辰看到短信,立刻把手机锁屏了,摇头说:“没什么,就是一个广告短信。” “尹月。” 江一辰忽然叫了我名字,我抬起头看他,他很认真地说:“不管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只要你说,我都会帮你。” 他说话的时候,双眼没有闪烁,反而很坚定地看着我,我知道他是说认真的。 可是我也有我的疑惑。 “江总……”我想了想,把心底的疑惑说了出来,“不论是之前的工程,还是刚才在公司门口你帮我,我都很感激。但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要对我好,要帮我。” 虽然我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朵,可我也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 就像姜岩,我以为是上天赐给了我的爱情和婚姻,现在为此付出的代价让我痛不欲生。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江一辰瞥了我一眼,挑眉道,“我本来是看姜岩那种吃软饭还欺负人的小白脸不顺眼,不过现在……” 江一辰忽然凑了过来,凝视着我的双眼说:“现在我倒是对你很有好感了,要不然你跟了我也不错,以我的能力,保证可以把这些麻烦都给你解决干净。” 他眼里的认真让我的呼吸漏了一拍,脸颊也跟着发烫,我向后退了一步,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算了,江总这样魅力无边的男人,我可消受不起。” 江一辰陪我聊了会儿天,我担心时间拖下去他闹着要一起吃晚饭,耽搁了那边的约定,找借口想休息送了他。 然而就在江一辰刚出门没几分钟,姜岩的电话打了过来。 之前跟姜岩在公司门口吵了起来,我和他算是撕破脸了,接了电话,我口气也不好。 “有事?” “尹月,你可真有本事,给我戴绿帽子都戴到公司来了,现在装什么没事人?!” 姜岩说话难听,我心里压下去的情绪蹭地就窜了起来:“姜岩,你有事就说,有屁就放,我没空跟你闲聊!” “你要进公司做事,这我不管你,但是尹月,要是你心里面还有谢守江这个老东西,最好跟我把婚痛快离了。” 听到姜岩提到姑父,我紧张地追问:“你什么意思?” “分公司有两个项目的账面亏空了几百万,负责人是谢守江。你要是不肯离婚,那我也只好大义灭亲把证据交给上面。” 我一听就懵了。 姑父在总公司的时候,手上过的资金上十亿都没动过一分一毫,怎么可能去分公司就出问题? 恐怕是姜岩为了要逼我离婚,早就把方方面面都考虑透了,只要他捏住姑父这个把柄,我就只能任他揉捏! 我不只是气愤,而且心寒,我忍不住问:“姜岩,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 “尹月,我跟你保证,只要签字,我绝对不会为难你和谢守江。” “好,明天上午我们就去离婚,一手签字一手给证据。”我擦干了眼泪,狠狠地说,“如果你玩花样,我就是死也会拖着你!”快看"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我笑笑没再继续说什么,转身进屋了,江一辰跟在后面进来,一边换鞋一边问我:“对了,你下班不是回来很近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想了想,把毕樱来找我的事情告诉了江一辰,当然我也没隐瞒他后面发生的一切。 江一辰听了以后一挑眉看了过来,问我:“需要我帮你处理干净这件事情吗?” 以我知道的江一辰要去处理这件事情,毕樱绝对会吃更多苦头,只是毕樱终归是我妈的亲姐姐,我可以对顾俊年赶尽杀绝,但对她没办法做到这一点。 我妈还在世的时候,她和毕樱的感情极好,如果不是这样,我爸也不会把毕樱一家照顾得这么周到。 只是我爸妈去的早,没看到这一家白眼狼的真面目,要不还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 我叹了口气摇头说:“不用了,毕樱知道我的态度如何,她不会自己蠢到过来作死。不说她了,我先换件衣服做饭吧。” 这边我换上衣服,门口送食材的到了,我去开门拿东西,偏巧在这时候,我又发现酱油没了。 让超市再送酱油过来最快也要半小时,我去门口超市买一瓶回来也就是十来分钟。 我跟江一辰打了个招呼,拿着钱包出门了。 然而我提着酱油瓶回来的时候,发现之前还在沙发上葛优瘫的江一辰没了影子。 这时,厨房传来了电饭煲煮饭的声音,米的香味也随着热气漫了出来。我快步走进厨房,一眼就看到江一辰正在剥之前生鲜超市送来的食材。 江一辰听到动静朝我看来,弯起的眼角看起来让那风流的眉眼也温柔了几分。 “你回来了。” 虽然他处理食材的动作还不算熟练,但努力准备的样子让我看了心里一暖,忍不住想起了爸妈还在的时光。 我妈身体一直不好,从我能记事起,她整天就跟药罐子为伍。偶尔遇到我考试成绩好又或者我爸谈成了一笔大单,她总会亲自下厨,然后我爸带着我在一旁摘菜,共享美好的家庭时光。 我本来为了姜岩愿意去学习从来不会的厨房杂事,可是每每他都因为应酬很少回家吃饭,偶尔他对我的厨艺褒奖一句,我就跟中了五百万一样兴高采烈。 姜岩下厨房?记忆中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日子。 看着江一辰,我忍不住唇角上翘,发自心底感到高兴,庆幸能和我一起创造这样记忆的人是江一辰,而不是姜岩。 “我回来了。” 走到江一辰面前,我仰起头亲了他一口,把需要动刀的菜拿到一旁切,让他到旁边去剥葱。 我住的这个地方本来就小,厨房两个人挤着有些转不开身,我来来去去总是要注意别被江一辰的腿给别到。 江一辰剥完了手里的葱,忽然站了起来,一把从后面搂住我的腰,在我耳边轻声低语:“尹月,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为什么我们确定了关系,你从来没提过想去我住的地方?” “我没提过吗?” 我一边起油锅,一边轻轻地挣脱了江一辰的怀抱,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江一辰不提,我也没想过这个问题。 但是仔细地想想,他说的没错,我给了江一辰我家里的钥匙,却从来没想过去江一辰的住处看看。 “没有,你没提过,我原本以为你会好奇的。”江一辰拧开了水龙头,站到了我身边,“我家的厨房比你这里大一些,如果我们两个人做饭的话,会更舒服一些。你觉得怎么样?” 江一辰的邀请让我沉默了。 说实话,我让江一辰进入我的生活空间,是愿意敞开自己的心接受江一辰,可是去江一辰那里,对我来说是进入江一辰的世界,我期待可是又害怕。 江家和我家的距离可以说是云泥之别,虽然天宁也是个不小的公司,但和江家比起来不值一提。 我知道江一辰身上有许多我所不知道的秘密,就像他曾经在我面前扮演的两个身份一样,进入他的空间,意味着我会渐渐地接触这些秘密,接触江家,而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将变得更不一样。 他的秘密曾经让我置身于危险之中,我真的有勇气去承担他带来的一切吗?他真的做好了接受我的准备吗? “你确定?” 我凝视着江一辰的双眼,想要从那里面找出一点迟疑,可是我在他的双眼里面只看到了坚定和坚持。 “我等你开口很久了。” 江一辰的声音很轻,带着一点如同叹息的鼻音,我就像是被鼓动了一样,点点头答应了他的邀请。 “好,下次去你家里做饭。” 不管我进入江一辰的世界将会遇到什么,我想,只要我心底一直维持着那份对他的爱,一切难题都可以靠着我们两个人来慢慢解决。 小时候,我睡觉之前总会听妈妈给我讲童话故事,毫无疑问,这些象征着美好的故事让我憧憬着不顾一切的爱情,可是现实让我总会畏畏缩缩,裹足不前。 然而我发现了,在江一辰这里,曾经的害怕也好,担忧也好,从来都不是我心里盘亘的问题。 他的存在完全打破了我曾经为自己订下的所有规则。 晚饭是很简单的两荤两素一汤,因为做的是海鲜为主,所以配了点白葡萄酒。 喝了一会儿后,我忍不住跟江一辰聊起了我的家庭,这些明明他早就摸清楚底线的家人们。 毕樱他们一家从我的记忆里消失了,我不屑也不想提及他们,除开告诉了江一辰不少我父母的事情,我也忍不住跟江一辰说起了姑父和我早逝的姑姑。 一想到明天要去陪姑父喝酒,我就忍不住心疼他。 姑姑走得早,我爸妈也不是没想过让姑父另外再找个伴儿,毕竟他们还没来得及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就这么散了,我爸妈也不想他孤零零的一个人活着。 我记得有一年姑姑的忌日过了没多久,我爸请姑父吃饭,在饭桌上又提起了这件事情,姑父婉绝后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当着我们的面说,如果连他都忘记了姑姑,那么她会一个人很难过的。 那时候的我并不懂为什么姑父会这么说,然而到如今我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以后,总算能理解一点了。 爱得刻骨铭心之后,从来不怕自己孤独,只怕爱着的那个人寂寞。快看"jzwx123"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