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求凌志570油耗,凌志570和陆巡,凌志雷克萨斯lx570多少钱,千禧版凌志ls400

发布时间:2019-11-08 14:10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我已经给江一辰的公司做了设计,现在又得到了认可,如果想要进入这个行业,或许这是个不错的跳板。 但我真的做好了进入设计行业的准备吗? 没有从正规的学校毕业,也没有太多的经验和资历,我真的可以做一个真正的设计师吗? 尤其是要做一个对别人付出了信任而必须承担责任的角色,我觉得现在的我是欠缺这种能力的。 我抬起头看着江一辰的双眼,认真地说了自己的想法和答案。 “江一辰,谢谢你和薛小姐对我的器重,可是现在我还不成熟,缺乏更多连续性的东西,譬如作品设计的个人特点和特质。我希望进入设计师行业的时候,我能拥有被别人提及就想到的记忆点。” “我想,在找到这点之前,我并不适合做为一名正式的设计师进入任何一个公司……” 相对于上次的回答,这一次我是真的思考了这个问题,诚恳地做出了回答。 江一辰和薛婧苑对看了一眼,两人眼神里都有些许的赞同,江一辰的态度也放松了许多。 “行,我尊重你的想法,但如果真的有了那么一天,你想要进入设计圈……”江一辰凝视着我的双眼,一字一句道,“记住,我必须是你选择的第一顺位。” 他的声音十分冷静,十分笃定,我的心也跟着他言语里的独占欲漏跳了一拍。 为什么?我到底哪里拥有这种魔力让他一门心思想要收入麾下? 真的是因为我的才华吗?还是说,他想要用这种方式跟我建立起其他的关系? 比起我们的交易,还有这样的合作关系? 我看着他的双眼却得不到任何答案,他丝毫没有解释和说明的意愿,然而我也没有继续想下去。 对比起那些未来若有若无的事情,我还是把握好现在才是。 拿起合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我确认了这是一份丰厚的报酬,直接在文件的最后一页签上了我的名字。 薛婧苑正想把文件拿过去签字,不料江一辰先她一步拿过了合同,用签字笔唰唰签上了他的大名。 我微微转过头没去看他,努力地维持着自己脸上稳定的神情,脑子里面却已经炸开花了。 他明明一直藏匿在幕后,现在却直接跳过了薛婧苑跟我签合同,是不是意味着我在他的心里有一个特别的位置? 合同一式两份分别拿在我和江一辰的手里,他对我说:“好消息已经跟你说了,我订了后天回去的票,今天和明天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逛逛的地方?我虽然有事,但我可以安排人陪你。” 上京我也不是没来过,什么博物馆什么的都去看过了,现在在Yes的珠宝手工间,还有比这里更棒的地方吗? 我一口就说:“我没什么特别想去逛的地方,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手工间多玩一会儿。” 我的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江一辰的意料,他微微挑眉看着我,还是点头答应了。 “那行,明天会有人来酒店接你,我办完事以后再联系你,看怎么安排一下。” 江一辰到底有什么事情要办,我没问。 虽然我现在卷入了他的秘密中,我也对他的秘密有着浓烈的好奇心,可是我知道,如果他不想说,我怎么问都没用。 更何况,我又是以什么立场去问呢?他的假女朋友?还是情人?还是合作者? 他不提我就不问,这样反而会让我们之间的关系更简单一些。 而且,在我内心深处……我知道我不问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不想让我们之间好不容易缓和过来的关系变得紧张…… 从Yes出来,我被劈头盖脸吹过来的冷风冻得一个哆嗦,江一辰直接把我拖到他身边,把他的围巾摘下来围到了我的脖子上。 围巾还带着他身上的温度,我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就升温了。 “怎么?感冒了?” 略带调侃的口吻让我忍不住瞪了江一辰一眼,可是不能否认的是,此时此刻,我的心脏因为他的动作狂跳不休。 我们两个人去上京比较有特色的馆子里吃了饭,随后回到酒店休息。 我午睡起来以后,发现江一辰已经没了人影,手机上有他发过来的留言,说临时有事要处理,让我自己休息,晚点会有助理过来陪我,让我小心护好胳膊。 埋头看了一眼左胳膊,我忍不住苦笑不已,以我的体质,这伤早就没事儿了。 但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我却不得不藏匿着这个秘密,日子过得还真是不够方便。 接下来的两天就如他所言那样,他忙活自己的事情,我在助理的陪同下去了Yes打发日子。 说实话,对于沉迷在欣赏各种珠宝首饰里面的我来说,两天的时间远远不够。 但话说回来,薛婧苑任由我欣赏这些成品,甚至给我看了设计图构思等等,对我来说,这是有钱也买不到的体验。 然而在有了这两天的经历之后,我更加相信江一辰说的话确实是高看我了。 不管哪个系列的设计师,都绝对是这一行业里面的佼佼者,否则不能在这三个方面都交出如此亮眼的成绩单。 这次尽管我的设计图得到了他们的认可,但灵感是一时的,并没有真正的延续性。 可想而知,如果我真的因为薛婧苑和江一辰另眼相看贸然入行,说不定会对Yes带来天大的麻烦。 如果不是因为江一辰的关系,我也不会有这番独特的体验,对于这一点我心里是很感激他的。 从上京回顺城之前,我和江一辰还有薛婧苑吃了一顿饭,薛婧苑问了一下我设计学习的情况等等,我也老老实实说了自己如何为了个渣男放弃了前程的蠢事。 听到我曾经师从杰森·道奇,薛婧苑眼睛都瞪大了。 “天啊,尹小姐,你真的错过了一个良师!” 不用她说,我也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样的机会。 不是每个就读我们学校的人都有资格成为杰森·道奇的学生,而一旦成为了他的学生,那就意味着在设计界的起点比别人高了许多。 不仅仅是顶级大牌赫拉里面有杰森老师的弟子,其他的一些大牌,诸如爱莎夫人、兰若顿·斯特等等高奢品牌里面也有他的学生担任设计师要职或者设计总监等等。 要知道,这些大牌珠宝各自的理念和风格都不相同,由此也可以看出杰森老师的优秀。 我苦笑着叹了一口气说:“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以后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这样的机会了。”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我心里清楚,这样的机会基本上也不会再有了……FL"jzwx123"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他脸上带着笑容,声音却冷得如同寒冬,我知道他本事大,即便是周恺也跟他不能比,我不想让周恺搅和进我和江一辰的事情。 “你想哪儿去了,我不想设计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他,我和他只是曾经的同门师兄妹……” 我努力地向江一辰解释我和周恺的关系,说明着他和我的关系很磊落,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 江一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我,伸出一根手指压到了我的嘴唇上。 “尹月,你还是别说了。如果你跟他只是普通的关系,他会送这么热情如火的红玫瑰?” “这是误会,他以为……” “我不想听你说话。” 江一辰伸手把我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打断了我说话,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眼神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冷漠,把我压倒在了沙发上。 自从上次车祸之后,我们之间再也没有过亲密接触,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在怜惜我的身体一样,好好地照顾我。 然而之前他对我有多么呵护,现在对我就有多么不留情面,他唯一还顾忌的只有我受伤的左手。 就和他说的一样,我被他折腾得一句完整的话都没办法说出来。 激烈的情事中,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团火焰炙烤着我,逼出了我身体里的每一滴水分,哪怕我哭着求饶,他也丝毫没有对我手下留情。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烤箱里的巧克力,彻底要融化在他的怀里,就连动弹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在我累到快晕倒的时候,他贴到了我的背上,在我耳边一字一句地说:“尹月,你不想为我设计也没关系,但你别想着借助什么周恺王恺从我身边逃开,否则那个后果,你承受不起。” 明明我已经拒绝了周恺,明明他知道的,我心里面有他的地方,可是他不相信我,甚至还用这样的语气来威胁我,给我下紧箍咒! 委屈和痛苦反复抽打着我的灵魂,愤怒的火苗在一瞬间被点燃,我不顾左手的伤势,挣扎着推开了压在我身上的江一辰。 “江一辰,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到底对你来说是什么?拴在你身边的一条狗?” 江一辰给不了我想要的爱,可是他凭什么不准我从别人那里得到爱?! 愤怒让我生气地冲他大喊:“是不是你一辈子解决不掉姜岩和他背后的人,我就必须一辈子拴在你身边?是不是我就永远无法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和我的人际关系?!” 江一辰咬紧了牙关,用力地捏住我的下巴,把我脑袋抬了起来,那双多情的桃花眼里布满了冰霜。 “所以,你就是这么想要从我身边逃开?” 他的声音很轻,但我知道他此时此刻也动了怒气。 如果换做平时候,我或许会想办法找个台阶下去,但这一瞬间,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大声地冲江一辰说:“像这样合作和利用的关系让我压根就无法呼吸!你懂不懂我也是个人,我也是个需要别人呵护,需要爱情滋润的女人?” “我可以为爱留在一个人身边,可是没有办法假装一段关系还能为他停留!” 是的,我就是这么卑微,如果江一辰能够给我一点真心的回应,我就算在他身边一辈子,我也愿意。 真心的回应,哪怕只是一滴蜜糖,也足以让我停留。 江一辰松开手,站直了身体看向我,视线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看了许久,他忽然开口:“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那么我也可以给你,只要你乖乖地待在我的身边,别破坏我的计划。” 我愣住了,我没想到江一辰竟然会这么回应我。 他弯下腰靠近我,在我额头上,脸颊上,嘴唇上留下了一个个悱恻缠绵的热吻,一边吻,还一边问我:“这是不是你想要的?还是说,你有其他的要求或者建议?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我都可以给你。” 我的心在一瞬间就跟被人捅了一刀似得,痛得揪成了一团,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变成了巴掌,狠狠地挥在了我的脸上。 我想要的是真心的感情,哪怕只是好感,这也是真的,而不是像这样为了某种目的而定制的感情! 想要什么样的爱情都能给我? 如果爱情能够给,我和他之间又怎么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爱情可以是懵懂的,可以是美好的,可以是悲观的,也可以是毁灭式的,可爱情不能是像他说的这样,能被控制的。 我扭过头避开了他的吻,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面掉,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用力地擦了一把眼泪,我转过头问江一辰:“你到底懂不懂什么是爱情?你以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像演戏那样来处理吗?可以收发自如的感情,从来都不是真心的!你想拿来拴住我的链子,也绝对不是爱情!” 江一辰脸色沉了下来,他往后面退了一步,从上到下地扫视着我。 他的眼神冰冷无比,看起来就像是毫无感情的机器人一样,但我能感觉得到,这份冰冷下面还藏着讥诮和嘲讽。 “你说的没错,我不懂什么是爱情,而且我也不打算去懂你口中的爱情。” 江一辰伸手扒了一下头发,微微皱起了眉头,看着我问:“爱情有什么好呢?而且在我看来,爱情会伤害人,不管是被爱还是去爱的那个人。” 我和江一辰认识许久以来,我以为他游戏人间也好,藏在面具后的冷静算计也好,都是他性格的一部分。 至少感情上他是个完整的人,所以才会在隐瞒身份跟我交易的时候,做出那些温情脉脉的举动,拯救了被姜岩伤害到无以复加的我。 可是听着发自真心告白的话语,我这才意识到江一辰的感情似乎有缺陷,他的这个真实的感情被隐藏在了一个又一个的假面具下面。 我再仔细想想,忽然发现江一辰所信任的是不涉及感情的东西,譬如他在江家的地位,譬如他现在手上属于自己的公司。 我对这样的江一辰无话可说,因为我压根不知道说什么,我们之间,陷入了死一样的沉默。 刚才剑拔弩张也在这种情况下消弭一空,我们两人相顾无言,他抓起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扔给我,然后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往外面走去。 我看着他离开后,抱着衣服回到了房间冲澡。 滚烫的热水带走了身上的疲惫和汗水,可是我脑海里面出现的尽是刚才江一辰说着不懂爱情也不想懂爱情时冰冷的神情。 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变得这么扭曲、冷漠?加我"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不管她背后藏着谁,我说过,这件事情我会替你出气。你别想那么多,让我来处理就行。” 看着江一辰淡然的神情,我丝毫没有怀疑他会做到这一点,只是想到突然出现的不确定性,我心里焦躁了起来,忍不住咬住了下嘴唇,让疼痛帮我保持情绪上的冷静。 “尹月。” 江一辰抓住了我的双臂,逼迫我抬头看他,他伸手抚上了我嘴唇被咬出的深痕,一字一句说:“我不允许你为了顾浅浅那种人伤害自己。” 霸道十足的口吻就像一柄锤子,狠狠地敲击到压在我心底的石头上,把顾浅浅带给我的压迫感一一打碎,唤回了我的理智。 是啊,不管我焦虑也好,心烦也好,为什么我要为了顾浅浅那种人伤害自己的身体? 我活得越好,过得越开心,这才是对想看到我困惑,想看到我痛苦的顾浅浅最好回击。 顾浅浅从别墅捞不到什么实质上的好处,真正给她带来金钱好处的是姜岩留给她的房子,她出国前卖掉这房子就行了,又何苦来招惹我,毁掉我父母的遗物?偷走我的心血灵感? 她就是想要我痛苦,想让我自责,如果我陷入了这样的情绪里,顾浅浅就得逞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冰冷的空气在心里翻滚,然后把它吐了出来,翻滚的情绪也随之平静。 “放心吧,我不会伤害自己。我要好好活着,活着看顾浅浅这个贱人会有什么报应!” 因为顾浅浅的事情,我的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匆匆跟江一辰别过后,我回到了房间,跟乔娜说了刚才江一辰跟我说的话。 乔娜听了怒气冲冲,狂骂顾浅浅,看她气得脸红耳赤的样子,我反倒过来安慰她,让她别气着了。 不过对于崔有情,乔娜没那么大气性,就明说了活该。 “归家的凤凰不要,偏生喜欢路子野的野鸡,自己眼瞎活该,你可别心软做什么大好人,跑去照顾她啊!” 乔娜正儿八经地警告我,我苦笑着反问她:“我看起来有这么傻吗?崔有情就是农夫与蛇里面的毒蛇,能摆脱她,我别提有多庆幸了,怎么还会自己作死一脑袋再栽进去?更何况……还有姜岩那个祸害,我不能不小心。” 我想到姜岩派人在暗处的偷拍,心里烦得一毛,但也不敢告诉乔娜,怕她为了这破事儿又回国。 “没事,有你男人在呢,我看江一辰还是挺靠谱的。”乔娜哈哈笑着,打趣我,“话说江一辰跟你恋爱了以后,画风转变有点大呢,以前看起来挺风流的,现在倒是规矩了不少,看来是你驾驭男人的能力见长啊。” 我勾唇笑笑,把话题错开了,跟乔娜又闲聊了几句掐断了视频。 江一辰……他怎么可能是个会被女人驾驭的男人?他的转变只是因为他想转变,而我,只不过是他转变时需要的道具罢了。 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看得清。 因为我知道,只有看清楚自己的位置,才不会伤太重。 Yes那边的设计稿经过多次修改后终于完成,我胳膊好了,正好遇到过年,我跟江一辰说了一下,回去天宁那边上班了。 天宁虽然忙活着,但每个人的脸上都能看到笑容,尤其是姑父宣布因为年宁今年的效益好,将会组织全公司的员工进行旅游,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高兴两个字。 王筱柔也不例外,在我生病的这段时期,除开姑父,就只有她来看过我,有她在我那个位置帮忙把关,我省心了不少。 我刚到办公室,王筱柔蹬蹬就跑了进来跟我撒娇:“尹姐,你可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小柔,年终我送你份礼物,有什么想要的别客气,尽管说。” 我把王筱柔看作自己的妹妹,丝毫不吝啬地大开支票,反正吧,我经过顾浅浅这个白眼狼算是看清楚了。 不靠谱的亲戚还真不如靠谱的同事,我能遇到王筱柔这个小姑娘,也算是我的好运气。 王筱柔不跟我客气,直接说她要日本大牌游戏机,她说小时候忙着学习功课什么的没时间玩,公司过年放假的时候,她正好能玩玩。 我立刻下单给她拍了最新款的游戏机,还有四个挺贵的游戏,王筱柔笑着跟我道谢,看她高兴的模样,我心里也跟着高兴。 这天公司高层开会的时候,正好谈到员工年终旅游的事情,行政那边拿出了具体的方案给我们看。 行政想得比较周到,除开安排员工旅行还邀请了比较重要的合作厂商来参与旅游,这样一来是可以让我们公司的员工和厂商那边的人多接触一下,大家混个脸熟,二来则是表示我们公司对合作厂商的重视。 这个做法得到了我们所有高层的赞同,要做事得先学会做人,如果不尊重合作厂商,吃亏的只会是我们自己公司。 行政那边具体邀请的厂商名单还在拟定,会议结束后,我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就被姑父一个电话给叫了上去。 “姑父,”我看姑父皱着眉若有所思的模样,赶紧去问问,“是身体吃不消还是有啥忧心事情?有什么你可别瞒着我,一定要说啊。” 姑父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没什么特别重要的的事情,就是觉得这次的旅行是我们天宁整体做大的第一年,想让你去问问江一辰有没有空,看能不能来参加这次的旅行活动。” 姑父想要请江一辰来,我稍微琢磨了一下,大概能猜到他的想法。 天宁现在股东里面还是有些看在钱份上没找事儿的人,如果江一辰能来,我和他的关系对外面正式公开,对我在天宁的位置会有帮助,他也能少在这上面辛苦点。 都是我不争气害得姑父受累…… 只是,这话我还真不敢就这么接下来。 我想了想说:“姑父,要不然这样,我先看下江一辰忙不忙,如果不忙就跟他说这事情,忙的话,就下次再请他吧。” 我这一口话把两个可能都说了,姑父不好再说什么,让我自己处理就行。加我"buding7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好,你喜欢这个小名,那咱们就叫孩子曦曦,大名的话,我们好好考虑一下,得让孩子的名字好听又好记。”

江一辰的人来得很快,有七八个人,其中还有一个人我认识,是在医院照顾江一辰的钟叔。 钟叔上来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少爷,江一辰跟他说了要处理的事情,钟叔点点头,立刻把带来的人分成了两拨,不仅整理书房,而且还帮着乔娜整理我爸妈的房间。 他们的办事效率极快,尤其是书房,不过半小时就被清理了出来。 “少爷,书房清理好了。” 钟叔走过来跟江一辰说,我迫不及待地走了进去。 钟叔带来的人做清理很在行,不仅把地上所有的玻璃渣给清理干净,甚至还把被敲碎的柜子边角残存的玻璃都给弄干净了。 所有没被撕毁的书被放回了书柜里面,被撕毁的书被整理在了屋子的一角,被撕下来的内页堆放在了旁边。 我走到那一堆内页面前,翻找我的设计手稿。 翻完了所有的地方,我没看到设计手稿的痕迹,心里凉了大半截。 做这些事情的人到底是谁?偷走我的设计手稿又是为了什么? 江一辰走了过来问我:“找到你的东西没?” “没有,我所有的设计手稿都不见了……”就在这时,我发现整理好的书桌上原本摆放的几个相框也没了踪影,又补充道,“还有书桌上的照片,都不见了。” 那几个相框有我爸妈和我的合照,也有我的个人照,最老的一张是我爸妈三岁那年带着我去动物园的时候拍的照片。 我记得照片上,爸妈依偎在一起,我跟小猴子似得坐在我爸脖子上骑大马。 可是这些美好的回忆都被人偷走了。 我心烦意乱地走出了书房,正好看到两个人抬着一堆东西下楼,忍不住去看我爸妈的卧室。 地板上墙壁上凝固的红漆被处理了,钟叔在现场指挥着他们做事。 看到我,他对我点点头说:“尹小姐,这个房间我们处理完毕以后会重新恢复的,你别难过。” 这次钟叔看我的眼神里面没了之前的厌恶,声音里带着一丝怜悯。 我看到这些人处理得很专业,对钟叔感谢道:“谢谢了,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忙,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谢谢就不用了。”钟叔看了我一眼,低声说,“尹小姐少让少爷受点伤,我老钟就高兴了。” 钟叔说的受伤是上次江一辰来救我的事情,我苦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了。” 他对江一辰忠心耿耿,哪怕这会儿也不忘记提点我,可我对这个大叔丝毫没有恶感,因为我能感觉得到他对江一辰的关心。 这时乔娜走了过来,手里捧着两本相册递给我:“这两本相册被牛皮纸包起来放在抽屉最下面,估计搞破坏的人以为这是抽屉的底板,所以没动它们。” 我接过相册,心里的痛苦也因此减少了两分:“这两本相册里面不仅有我小时候的照片,还有我爸妈年轻时候的照片,幸好他们没发现这两本相册……” 正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门铃响了,我估摸着可能是谢臻,快步走到了走廊往下看。 楼下有人把门打开后,拎着纸口袋的谢臻走了进来,他看到我家里多出了这么多号人也面不改色,朝我笑笑说:“尹小姐,东西我准备好了。” “嗯,协议拿来。” 我迅速走下楼,对谢臻伸出手,他把一份协议递了过来。 我草草地翻阅了一下这份只有两张纸的协议,接过谢臻递过来的笔,字一签就把协议递给了他:“协议签好了,东西呢?” “都在这里。”谢臻二话不说把口袋给我,我看了一眼,里面放得是两个硬盘,他说,“我把你家前后门所有的录像都拷进去了。” “谢谢了。”谢臻做事比我想得还周到,我冲他道谢。 这时,江一辰从楼上走了下来。 他从我手里拿过口袋递给了一个年轻人吩咐了两句,年轻人拿着口袋转身就出了门。 谢臻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又看了看我和江一辰,寒暄两句离开了我家,什么多余的问题都没说。 江一辰站在我的身旁,对我说:“这边的事情交给钟叔的人处理就行,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我没反对江一辰的安排。 现在这样的情况下,钟叔的人办事很利索,我留下来也没太多用处,反而会碍手碍脚给他们找麻烦。 我点点头,正准备叫上乔娜一起走,还没张口就听乔娜说:“你们两个人回去就行了,我这边临时有点事情,不回顺城了。” “娜娜,你不回顺城了?”乔娜不是正好周末吗?她明明就没事啊。 乔娜摇摇头说:“工作上的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刚收到了短信。江总你那边能让人送送我吗?” “没问题。”江一辰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立刻叫来了一个人安排车送乔娜。 看乔娜脸上明显的不快,我没多问,只是让她到了工作的地方记得跟我联系。 江一辰陪我从别墅离开的时候,我就是抱了那两本相册走,其他的东西都没带。 上车后,我因为太累睡着了,等江一辰叫醒我的时候,我才发现他把我带到了平城外的一个温泉酒店。 我揉着朦胧睡眼问江一辰:“不是回顺城吗?怎么来这儿了?” “今天你爬山没休息肌肉会酸痛,这里温泉不错,泡个热水澡对你好,能解乏。” 江一辰说着下车,走到我这一侧给我打开了车门,很自然地从我手里接过了相册,又伸出胳膊给我挽。 此时此刻,他的温柔我无法拒绝,我也不想再去想遇到的糟心事情,挽着他胳膊朝温泉酒店走去。 江一辰大概是早就安排好了这个温泉酒店的事情,跟前台核实了身份以后,立刻有工作人员把我们带到了温泉酒店的特选套房。 普通房间要泡温泉必须到酒店安排的室内外泳池去,在室内则有桑拿房等设备可使用。 但是特选套房则是每个房间带了小院子,有自己的小温泉可以泡,不用去跟其他泡温泉的人挤成一团。 我换好了泡澡的衣服去室外小温泉泡,一边泡一边翻看那两本相册,在脑海里回忆着和父母相处的点点滴滴,心里的焦虑和烦恼也随着温泉的抚慰变的少了许多。 江一辰坐在我身后喝着酒店提供的特制米酒,跟着看相册里面的照片。 看着看着,江一辰忽然凑了过来在我耳边说话。 “尹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我没看到你三岁之前的照片?”快看"jzwx123"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江一辰的人来得很快,有七八个人,其中还有一个人我认识,是在医院照顾江一辰的钟叔。 钟叔上来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少爷,江一辰跟他说了要处理的事情,钟叔点点头,立刻把带来的人分成了两拨,不仅整理书房,而且还帮着乔娜整理我爸妈的房间。 他们的办事效率极快,尤其是书房,不过半小时就被清理了出来。 “少爷,书房清理好了。” 钟叔走过来跟江一辰说,我迫不及待地走了进去。 钟叔带来的人做清理很在行,不仅把地上所有的玻璃渣给清理干净,甚至还把被敲碎的柜子边角残存的玻璃都给弄干净了。 所有没被撕毁的书被放回了书柜里面,被撕毁的书被整理在了屋子的一角,被撕下来的内页堆放在了旁边。 我走到那一堆内页面前,翻找我的设计手稿。 翻完了所有的地方,我没看到设计手稿的痕迹,心里凉了大半截。 做这些事情的人到底是谁?偷走我的设计手稿又是为了什么? 江一辰走了过来问我:“找到你的东西没?” “没有,我所有的设计手稿都不见了……”就在这时,我发现整理好的书桌上原本摆放的几个相框也没了踪影,又补充道,“还有书桌上的照片,都不见了。” 那几个相框有我爸妈和我的合照,也有我的个人照,最老的一张是我爸妈三岁那年带着我去动物园的时候拍的照片。 我记得照片上,爸妈依偎在一起,我跟小猴子似得坐在我爸脖子上骑大马。 可是这些美好的回忆都被人偷走了。 我心烦意乱地走出了书房,正好看到两个人抬着一堆东西下楼,忍不住去看我爸妈的卧室。 地板上墙壁上凝固的红漆被处理了,钟叔在现场指挥着他们做事。 看到我,他对我点点头说:“尹小姐,这个房间我们处理完毕以后会重新恢复的,你别难过。” 这次钟叔看我的眼神里面没了之前的厌恶,声音里带着一丝怜悯。 我看到这些人处理得很专业,对钟叔感谢道:“谢谢了,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忙,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谢谢就不用了。”钟叔看了我一眼,低声说,“尹小姐少让少爷受点伤,我老钟就高兴了。” 钟叔说的受伤是上次江一辰来救我的事情,我苦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了。” 他对江一辰忠心耿耿,哪怕这会儿也不忘记提点我,可我对这个大叔丝毫没有恶感,因为我能感觉得到他对江一辰的关心。 这时乔娜走了过来,手里捧着两本相册递给我:“这两本相册被牛皮纸包起来放在抽屉最下面,估计搞破坏的人以为这是抽屉的底板,所以没动它们。” 我接过相册,心里的痛苦也因此减少了两分:“这两本相册里面不仅有我小时候的照片,还有我爸妈年轻时候的照片,幸好他们没发现这两本相册……” 正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门铃响了,我估摸着可能是谢臻,快步走到了走廊往下看。 楼下有人把门打开后,拎着纸口袋的谢臻走了进来,他看到我家里多出了这么多号人也面不改色,朝我笑笑说:“尹小姐,东西我准备好了。” “嗯,协议拿来。” 我迅速走下楼,对谢臻伸出手,他把一份协议递了过来。 我草草地翻阅了一下这份只有两张纸的协议,接过谢臻递过来的笔,字一签就把协议递给了他:“协议签好了,东西呢?” “都在这里。”谢臻二话不说把口袋给我,我看了一眼,里面放得是两个硬盘,他说,“我把你家前后门所有的录像都拷进去了。” “谢谢了。”谢臻做事比我想得还周到,我冲他道谢。 这时,江一辰从楼上走了下来。 他从我手里拿过口袋递给了一个年轻人吩咐了两句,年轻人拿着口袋转身就出了门。 谢臻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又看了看我和江一辰,寒暄两句离开了我家,什么多余的问题都没说。 江一辰站在我的身旁,对我说:“这边的事情交给钟叔的人处理就行,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我没反对江一辰的安排。 现在这样的情况下,钟叔的人办事很利索,我留下来也没太多用处,反而会碍手碍脚给他们找麻烦。 我点点头,正准备叫上乔娜一起走,还没张口就听乔娜说:“你们两个人回去就行了,我这边临时有点事情,不回顺城了。” “娜娜,你不回顺城了?”乔娜不是正好周末吗?她明明就没事啊。 乔娜摇摇头说:“工作上的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刚收到了短信。江总你那边能让人送送我吗?” “没问题。”江一辰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立刻叫来了一个人安排车送乔娜。 看乔娜脸上明显的不快,我没多问,只是让她到了工作的地方记得跟我联系。 江一辰陪我从别墅离开的时候,我就是抱了那两本相册走,其他的东西都没带。 上车后,我因为太累睡着了,等江一辰叫醒我的时候,我才发现他把我带到了平城外的一个温泉酒店。 我揉着朦胧睡眼问江一辰:“不是回顺城吗?怎么来这儿了?” “今天你爬山没休息肌肉会酸痛,这里温泉不错,泡个热水澡对你好,能解乏。” 江一辰说着下车,走到我这一侧给我打开了车门,很自然地从我手里接过了相册,又伸出胳膊给我挽。 此时此刻,他的温柔我无法拒绝,我也不想再去想遇到的糟心事情,挽着他胳膊朝温泉酒店走去。 江一辰大概是早就安排好了这个温泉酒店的事情,跟前台核实了身份以后,立刻有工作人员把我们带到了温泉酒店的特选套房。 普通房间要泡温泉必须到酒店安排的室内外泳池去,在室内则有桑拿房等设备可使用。 但是特选套房则是每个房间带了小院子,有自己的小温泉可以泡,不用去跟其他泡温泉的人挤成一团。 我换好了泡澡的衣服去室外小温泉泡,一边泡一边翻看那两本相册,在脑海里回忆着和父母相处的点点滴滴,心里的焦虑和烦恼也随着温泉的抚慰变的少了许多。 江一辰坐在我身后喝着酒店提供的特制米酒,跟着看相册里面的照片。 看着看着,江一辰忽然凑了过来在我耳边说话。 “尹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我没看到你三岁之前的照片?”快看"jzwx123"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水玲珑

一早,王筱柔就跟我打了电话,说江一辰那边已经联系她了,让上午过去谈项目的事情。 对于项目的具体内容,我还有一些细节需要问简阳,跟王筱柔约了公司见面。 到公司,我和王筱柔还有简阳对于项目好好地推敲了一下,把大部分需要注意的地方都了解一下。 这样一来,如果真的江一辰说到这些部分,我也不会什么都不知道。 我和王筱柔赶到JK,在前台自报姓名以后,江一辰的秘书直接把我带到了会议室,江一辰已经等在了那里。 我和江一辰就项目的问题讨论起来,江一辰基本上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我也就借机提出了政府那边的签约问题。 江一辰没为难我,看了一眼手表说:“签约没问题,不过现在时间不早了,先吃个午饭再详谈吧。” 看到江一辰手腕上的劳力士,我的心脏忽然怦怦乱跳起来! 我终于想起来那个男人落在我床上的手表,我在什么地方看过了! 昨天江一辰手腕上戴着的那块手表可不就是万国的男表吗?! 这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就是那个用短信勾搭我的人? 不,不可能,他这样的公子哥儿怎么可能会在我身上花那么多心思? 我想要确定一下自己的猜测,咽了一口唾沫,装作不在意地问:“江总,今天你换了块表戴么?” “噢,你说表啊,是啊,昨天我戴的万国。” 江一辰的亲口承认让我屏住了呼吸,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下意识追问:“那昨天那块万国表,江总是掉了吗?” “没掉啊,怎么,你喜欢?喜欢你就说啊。”江一辰注意到我看他的眼神,招手让秘书过来,“小许,你带这位小姐先去用餐,尹小姐由我亲自接待。” 我看王筱柔跟着许秘书离开,而江一辰则单手拎起西装外套对我说:“想看我的手表就说嘛,干嘛兜圈子。走,我让你见识一下。” 说完,他也不管我企图解释,直接推门出去了。 我又不好叫住江一辰,再加上心底也想证实一下他是不是昨晚还跟我亲密的男人,就跟着他上了楼。 进了办公室,江一辰把抽屉拉出来,一口气拿了七八个表盒出来,一个个打开了给我看。 从那块我已经熟悉款式的万国,再到价值不菲的手工表,我看得眼花缭乱。 江一辰说的没错,他的手表还在办公室。他不是和我缠绵的男人,只不过恰好拥有了同一款手表而已。 “尹小姐,你喜欢男表?”江一辰走到了我身旁,伸手抬起了我的下巴,“要是你能亲我一口,这些表我都送给你,好不好?” 吊儿郎当的口气,再加上随时都在放电的眼神,我能够确定他不是那个在床上控制欲极强的男人。 “不用了,江总自己留着吧,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受不起。” 我松了一口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心底也有一点淡淡的失望和疑惑。 如果那个男人不是江一辰,他又是谁呢?快看"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我的宝贝,我怎么可能没有想过名字?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我的表情也跟着柔和了不少:“想过,不管是男孩儿女孩儿,我都取小名叫曦曦,因为他是投射进我生命的那束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