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重庆金瓯科技发展,温州金瓯轻工机械,金瓯万国大厦,宁国金瓯医院

发布时间:2019-11-08 18:54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你……盛寒深,你凭什么说我是你的,我是我自己的,我谁的都不是。我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物件,你们说属于谁就属于谁。”

从表面上看去,华森似乎真的爱上了孟初夏,想要孟初夏做他的女人。但是盛寒深却隐隐感觉到事实并没有这么的简单。

乐乐对盛寒深态度不是很好,说完就匆匆下了楼。

乐乐对盛寒深态度不是很好,说完就匆匆下了楼。不可剥夺

盛寒深目不转睛的盯着盛远山,不肯放过盛远山任何一丝的表情,和任何一个眼神。

林馨然故意在电话里面一副很是娇羞的样子。

华森只是隐隐约约记得某些片段,已经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具体发生的事情。但是,无论他们有没有发生关系,他都一定会负责到底。

盛寒深忽然沉默了,是啊,姓白,会不会和首都的白家有什么关系。而且白这个姓氏真的是不常见。但是孟初夏又怎么会和首都的白家扯上什么干系呢,“我不知道,你着手去查吧,看看这个人是谁,和孟初夏有什么关系。”

白倾柔一边回答,一边走向孟初夏的病床前,眼里面划过一抹黯然,似乎对华莹莹有些反感,并不像是之前那个要好的样子,“现在怎么?医生怎么说的?”

医生额头上都出了汗,“盛老先生,盛总的状况现在不移挪动。盛总身上大大小小很多的伤口,还有一处致命的,再加上失血过多,现在不宜移动,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救治盛总的。”

“初夏,不要哭。我终于为你妈妈报了仇了。我就算是去死也可以瞑目了!”

华森按下办公室的电话,对着助理小王吩咐道。

盛寒深嘴角一抹苦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孟初夏察觉乐乐很是高兴,昨天抑郁的心情你跟着上扬了几分。

孟初夏的脑海里面不停的闪现着曾经盛寒深那一声一声深情的呼唤。 她还记得第一次盛寒深这么叫自己,是那一年夏天他们初识的那个晚上。 她在大一的时候就知道了盛寒深,记事本里面满满的都是关于盛寒深的照片。那一天晚上,她大四,那是她如此那么近距离见到盛寒深的第一天。 昏黄的路灯下,没有了白天的炎热,一阵一阵的凉风吹过。盛寒深站在黑色宾利的车边抽着雪茄,眉头紧触,似乎是有什么烦心事。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迈着自己有些颤抖的步子走近了盛寒深,她伸出自己的双手一点一点的抚平了盛寒深紧皱的眉头。 那一刻,她的心几乎都快要跳出来了。直到放下自己的手,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 但是转身想要逃离的那一刻,盛寒深一把就拉住了她的手,“你叫什么名字。” 直到此时此刻,孟初夏都依然记得清清楚楚。那是盛寒深和她说的第一句话。那一刻,盛寒深手上温热的触感,仿佛一下子就让孟初夏的心温暖到了心底。 她不知所措,有些紧张,语气都跟着发颤,小心翼翼的开口,“我叫孟初夏。” “初夏,好名字。”盛寒深眸子微微流转,眼底划过一丝令孟初夏捉摸不透的情绪。 那是盛寒深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好听又充满了磁性。“初夏”那两个字从盛寒深的唇瓣溢出,像是一支动听悦耳的曲子。第一次她觉得自己的名字是那么的美好。 也是那一晚,她跟着盛寒深回了盛家大宅。她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鬼使神差的上了盛寒深的车,也不知道后来怎么鬼使神差的赤裸着身子躺在了盛寒深的身下。 只记得当盛寒深的那抹坚硬进入自己身体的那一刻,仿佛是死后重生一般的疼痛,她才回过神来,挣扎着想要拒绝。 可是后来就是盛寒深那一声一声的初夏,像是对自己施了催眠术,施了迷幻剂一般,让自己忘记了疼痛。让自己彻彻底底的成为了盛寒深的女人。 那一晚,盛寒深略带薄茧的双手抚过自己的身体,那一下一下让自己颤栗的触感,直到此时孟初夏都经久不忘。 如果可以,孟初夏多么多希望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停留在回忆中。 直到盛寒深一步一步的向自己逼近,她才恍然回过神来。 刚刚回过神来,孟初夏顿时就被盛寒深腾空抱起去了主卧。 盛寒深的眼底划过一抹心疼,还有深情,但是转瞬即逝。孟初夏再一次对上盛寒深的眸子的时候,依然是一片冰冷。 怎么可能?这个男人如果对自己还有深情,又怎么会去娶别的女人。 直到孟初夏被盛寒深压入身下的那一刻,身子上方沉沉的重量压下来,孟初夏才挣扎着反抗,“盛寒深,你已经和林馨然结婚了。我跟你现在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放开我。” 盛寒深手上的动作一顿,没有说话,转而粗鲁了起来。丝毫没有放过孟初夏的意思。 孟初夏不断的挣扎着,却无奈双手被盛寒深禁锢在头顶,只能任由盛寒深一件一件褪去自己的衣服,直至最后的遮挡,一丝不挂。 那双略带薄茧的双手,几下撩拨,轻而易举的就将孟初夏弄得气喘吁吁,脸色绯红。似乎盛寒深是故意,带着惩罚一般折磨着孟初夏。 唇落在孟初夏的肌肤上都是一阵疼痛,一个一个血红的印记不一会就遍布了孟初夏的全身。 孟初夏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挣扎,可是最终也没有挣扎开来, 最后孟初夏停止了所有的反抗和挣扎,任由盛寒深一点一点的侵犯。只是身上那种触电般的感觉,还是被盛寒深轻易就挑拨到全身无力、发软,已经泥泞一片。 盛寒深放下了自己禁锢着孟初夏的手,对于孟初夏忽然停下的反抗,有些诧异,他抬头看向孟初夏,只见孟初夏的眸子里面一片绝望,仿佛此时在受着非人的折磨和侮辱。 盛寒深刚准备站起身,忽然,电话响起,是林馨然打来的。 电话持续的响着,盛寒深还是接了。 “寒深,你在哪里呢?什么时候回来。”电话那端林馨然娇柔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孟初夏的耳朵。 “我马上回去。” 盛寒深接通电话只说了一句话,就挂了电话。然后从孟初夏的身上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和衬衫,转身离去。 孟初夏就那么静静的赤着身子躺着,狼狈不堪的自己与面前那个衣着光鲜亮丽,干净整齐的盛寒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和莫大的讽刺。 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孟初夏才缓缓的侧过身子,紧紧的抱着自己,像是一个熟睡时不安的婴儿。泪一滴一滴的滴落在枕头上,这一夜,似乎比那一晚听到盛寒深要和林馨然结婚还要难熬。 她控制不住的想着盛寒深回去之后会和林馨然种种的甜蜜,和如胶似漆。似乎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是那么的压抑,仿佛自己身处氧气稀薄的高原。一不小心就会窒息而死。 第二天早上醒来,孟初夏整个人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她走进洗漱间,看着镜子里面那个面容憔悴的自己。双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这个孩子如果真的生下来,是不是才是对这个孩子最残忍的方式。 孟初夏回过神来,匆匆上了妆。下了楼,随便吃了几口早餐,就去门口换鞋准备离开。走到门口鞋柜的那一刻,看到那双王妈早已经准备好的平底鞋,心里面还是一抽一抽的疼。 只是现在她今天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自己心疼了,今天周五,上午是自己所剩下的最后的时间了。如果今天上午稿子出不来,那么下午就没有办法开会。而周一上午,华宇集团的人就会来了。 走出客厅,管家老陈早已经将小Polo开了出来,孟初夏上了车朝着公司疾驰而去。 孟初夏到公司的时候才早上七点半,整个设计部的人几乎都还没有来。 孟初夏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看到昨天那寥寥几笔的手稿,开始聚精会神的创作。 其实这个设计稿,她原本早就已经有了灵感,并且早就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就剩下这最后一张的主稿,只不过昨天自己因为受了林馨然的影响。 不得不承认,孟初夏的设计天分真的是很高。轻轻几笔跃然纸上,整个设计的主线都出来了。 只是孟初夏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刚将手稿赶制出来,正准备整理到电脑上的时候。忽然林馨然闯了进来,“孟副总监,今天下午华宇集团的人会提前来。”

“行吧,看在小家伙也是我儿子的份上,我就不和他计较了。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哼,我若是在不来公司,这公司就不是我们盛家的。恐怕就要姓夏了。”